一天处理有数十件事情,凤姐月薪只有3.3两银子 | 荣国府月例
2015-11-25 22:43    来源: 凤凰读书 王彬    点击:

荣国府月例 文/王彬 荣国府姨娘、丫鬟的月例 题目中的月例,在《红楼梦》中也称月银、月钱,今之表述是:月薪、月工资。而要说明这个问题,绕不开金钏儿。 且说金钏儿死后不久,突然有几位家人来给凤姐送礼,凤姐初始没有在意,次数多了,便生了疑心。问平儿
 

 

 荣国府月例

文/王彬

荣国府姨娘、丫鬟的月例

题目中的月例,在《红楼梦》中也称月银、月钱,今之表述是:月薪、月工资。而要说明这个问题,绕不开金钏儿。

且说金钏儿死后不久,突然有几位家人来给凤姐送礼,凤姐初始没有在意,次数多了,便生了疑心。问平儿这是怎么回事?平儿听了冷笑道,这些家人的女儿必定是王夫人房里的丫鬟,如今金钏儿死了,她们必定盘算金钏儿的月例呢!平儿的话提醒了凤姐,凤姐认为这些人也太不知足了,"钱也赚够了,苦事情又侵不着,弄个丫头搪塞着身子也就罢了,又还想这个",也太过分了。而且平常和这些人并无来往,"他们几家的钱容易也不能花到我跟前,这是他们自寻的,送什么来我就收什么,横竖我有主意。"安下这个主意,凤姐"只管迁延着,等那些人把东西送足了",然后回禀王夫人,商量金钏儿死后,给王夫人补一个丫鬟。虽然按规矩,贾母,也就是老太太有八个大丫鬟,王夫人有四个大丫鬟,但多一个少一个王夫人并不在意,她伏侍了我一场也没有得到好结果,"剩下她妹妹跟着我",把金钏儿的月例给她的妹妹玉钏儿,"吃个双分子"也"不为过逾"。凤姐认可这个主意,回头找玉钏儿,笑道:"大喜,大喜",拉玉钏儿过来磕头感谢王夫人的恩德。

那么,金钏儿的月例是多少?现将凤姐等人的对话,引述于下,读过之后便明白了。

(平儿)如今太太房里有四个大的,一个月一两银子的分例,下剩的都是一个月只几百钱的。如今金钏儿死了,必定他们要弄这两银子的巧宗儿呢。

(王夫人)老太太屋里几个一两的?

(凤姐)八个。如今只有七个,那一个是袭人。

(王夫人)这就是了。你宝兄弟也并没有一两的丫头,袭人还算是老太太房里的人。

(凤姐)袭人原是老太太的人,不过给了宝兄弟使。她这一两银子还在老太太的丫头分例上领。如今说因为袭人是宝玉的人,裁了这一两银子,断乎使不得。若说再添一个人给老太太,这个还可以裁她的。若不裁她的,须得环兄弟屋里也添上一个才公道均匀了。就是晴雯、麝月等七个大丫头,每月人各月钱一吊,佳蕙等八个小丫头,每月人各月钱五百,还是老太太的话,别人如何恼得气得呢?

在荣国府,丫鬟的月例是分等级的。贾母与王夫人房里大丫鬟的月例是一两银子;宝玉房里的大丫鬟晴雯、麝月等人是一吊。那么,一吊是多少钱?一吊也称一贯,有一千个铜钱,也就是一千文,折合白银一两。但这只是理论计算,实际是,有些朝代,一吊钱折合不到一两白银。在曹雪芹的时代便应该如此,否则为什么要出现一两与一吊之分呢?①袭人、与故世的金钏儿,虽然跟随的主人不同,但是月例却是一样的,都是一两。晴雯因为跟随的是小主人,虽然也是大丫鬟,但月例却减少,不是一两而是一吊,小丫头减半,只是五百钱,半吊而已。②那么,当时的一两银子是什么概念?同样是在《红楼梦》,第六十五回,贾琏偷娶了尤二姐之后,"一月出五两银子,做天天的供给",供养尤氏一家三口。平均起来,每人不足二两银子。尤氏的生活虽然不能与贾府比,但不会低于中等水准。由此推断,当时中等之家的月生活费,平均到每个人,也不过在一二两银子之间,可见一两银子的分量--可以维持一个人半个多月的生活。金钏儿死后,她遗留下来的月例,怎么可能不争?

这是丫鬟的月例,再看半个主子,介于奴婢与主子之间姨娘的月例。在同一回,讨论金钏儿月例的第三十六回,王夫人问凤姐,赵姨娘与周姨娘的月例是多少,凤姐回答:"那是定例,每人二两。"王夫人追问按数给她们吗?凤姐回反问道:"怎么不按数给!"王夫人说,前儿恍惚听见有人抱怨,少了一吊钱,"是什么缘故?"凤姐忙笑道:

姨娘们的丫头,月例原是人各一吊钱。从旧年他们外头商议的,姨娘们每位的丫头分例减半,人各五百钱,每位两个丫头,所以短了一吊钱。这也抱怨不着我,我倒乐得给她们呢,他们外头又扣着,难道我添上不成?这个事我不过是接手儿,怎么来,怎么去,由不得我作主。我倒说了两三回,仍旧添上这两份的。为是他们说只有这个项数,叫我也难再说了。如今我手里每月连日子都不错给她们呢。先时在外头关,那个月不打饥荒,何曾顺顺溜溜的得过一遭儿?

姨娘,无论是周还是赵,她们的月例都是二两,而她们的大丫鬟同宝玉的大丫鬟同样也是一吊,现在突然被减少了一半,怎么会没有怨言呢?凤姐的解释,这个责任不在她,是外头决定的,我倒愿意给呢,但是谁出这个钱?"每月连日子都不错给她们",还不知足?就知足吧!

在王夫人房里,凤姐说完话,转身出来,然而余怒未消,"刚至廊檐上,只见有几个执事的媳妇子正等她回事呢",见凤姐出来,都笑着问道:"奶奶今儿回什么事,说这半天?可是要热着了。"凤姐把袖子挽了几挽,跐着那角门的门槛子,笑道:"这里过门风倒凉快,吹一吹再走。"又告诉众人道:"你们说我回了这半日的话,太太把二百年的事都想起来问我,难道我不说罢?"又冷笑道:"我从今以后倒要干几样刻毒事了。抱怨给太太听,我也不怕。糊涂油蒙了心,烂了舌头,不得好死的下作东西,别作娘的春梦了!明儿一裹脑子扣的日子还有呢。如今才扣了丫头的钱,就抱怨了咱们。也不想一想是奴几,也配使两三个丫头!"

凤姐骂谁呢?当然是赵姨娘。与周姨娘不同,赵姨娘肚子争气,育有一儿一女,探春与贾环,贾环虽然人物猥琐,但是在以男性为主导的封建制度里,如果宝玉物故,贾环成年以后则有可能成为荣国府的主人,明白了这个道理,自然就晓悟了为什么赵姨娘不惜写下五百两纹银的欠契,结交马道婆而使用魇魔之术,用十几个"纸铰的青脸红发的鬼"并两个纸人,写下年庚八字,掖在宝玉与凤姐的床上。迫害宝玉是为了贾环接班,迫害凤姐是为了出气。在凤姐面前,赵姨娘避猫鼠一般,大气不敢出,即使在背地里,说到琏二奶奶,也吓得摆手,"走到门前,掀帘子"看外面有没有人。贾母、凤姐、王夫人犹如三座大山压在赵姨娘头上,有机会怎么会不反抗?哪怕是最下作的反抗。而作为压迫者,却又时刻对其施以损伤,即便是月例,一吊钱还是半吊钱,也要表现出来。不同的阶级,不同的阶层,相互之间的斗争,是不以个人主观意志为转移的,树欲静而风不止,曹雪芹当然不谙阶级斗争理论,就其而言,不过是没落的公子哥儿而已。然而,恰是这样的人物,经历了大变故,较之平稳度日之人,于社会各层面之间的关系便领略得透彻、深邃,发于笔端,相对仅晓纸上生涯的白面书生--他们的文章,自然活泼生动,在《红楼梦》看似庸常笔墨的缝隙之间,时常可以嗅出绞肉机气息的道理就在这里。

注释

①《红楼梦》第三十六回,凤姐与王夫人在讨论袭人月例时,王夫人说:"明日挑一个好丫头送去老太太使,补袭人,把袭人的一份裁了。把我每月的月例二十两银子里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来给袭人。"可见一吊钱不等于一两银子。

②这也是理论上的计算,实际情况是,乾隆《钦定大清会典》卷十八《户部·俸饷》,第159页,"每银一两折制钱九百文",那么一吊钱还要少于九百文。小丫头的五百钱应是半两多银子,而超过半吊。

荣国主子的月例

我在《荣国府月例》中讨论了丫鬟与姨娘的月例,本文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只是月例的主人变了,不再是底层,而是转化为上层--荣国府的主子们,每人每月的薪酬问题。

那就从荣国府的大奶奶,李纨说起。第四十五回,探春等姊妹来找凤姐。凤姐笑着问怎么来得这么齐全,好像是下了帖子请来的。听了这话,探春笑了,说:"我们有两件事:一件是我的,一件是四妹妹的,还夹着老太太的话。"第一件,探春说,她起了个诗社,请凤姐做监社御史,监督这些社友,不可以随便请假,"铁面无私才好";第二件,惜春秉持贾母的意思把大观园描画出来,需要画具,老太太说了:"只怕后头楼底下还有当年剩下的,找一找,如果有呢,拿出来,如果没有,叫人买去。凤姐说我又不会作什么"'湿'的'干'的"要"我吃东西去不成?"探春说不是这意思,"你只监察着我们里头有偷安怠惰的,该怎么样罚他就是了。"凤姐哪里信这样的话,笑道:"你们弄什么社,必定要轮流做东道的。你们的月钱不够花了,想出这个法子来拘我去,好和我要钱。可是这个主意?"听了凤姐的话,大家都笑了,李纨说凤姐是:"水晶心肝玻璃人",冰雪聪明。凤姐笑道:"亏你是个大嫂子呢!姑娘原交给你带着念书,学规矩、针线的,她们不好,你要劝。这会子她们起诗社能用几个钱,你就不管了?"说道这里,凤姐开始计算李纨的收入:

老太太、太太罢了,原是老封君。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比我们多两倍子。老太太、太太还说你"寡妇失业"的,可怜,不够用,又有个小子,足的又添了十两,和老太太,太太平等。又给你园子地,各人取租子。年终分年例,你又是上上份儿。你娘们儿、主子、奴才总共没十个人,吃的穿的仍旧是官中的。一年统共算起来,也有四五百银子。

根据凤姐所说,李纨的月例原本是10两银子,后来又增加了10两,理由是:"寡妇失业"的,还拖拉个孩子,费用大。这样,李纨的月例便涨到20两,而与贾母、王夫人平等。同样是荣国府的少奶奶,李纨是20两,琏二奶奶,凤姐是多少呢?凤姐对李纨说:"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比我们多两倍子",便透露了底细。这就是说,凤姐的月例不足李纨的三分之一,只有3.3两的银子而已,相对贾母与王夫人房里月例一两的大丫鬟,凤姐的月例不能说高。荣国府有几百人,一天需要处理的事情至少也有数十件。而且人际关系复杂,面上一盆火,底下捅刀子,一时不周到就被人算计了。领导这样一个部门,一月的薪酬不过是3.3两银子,委实过低。那么,宝玉和大观园姊妹的月例又是多少呢?

十回以后,到了第五十五回,凤姐因为小月,身体亏虚下来,一月之后"复添了下红之症",王夫人命她好生服药调养,而请李纨、探春、宝钗协理府内之事。一天,吴新登的媳妇回说赵姨娘的弟弟赵国基死了,询问应该给多少丧葬费。有说40两,也有说20两的。探春让吴新登家的取来旧账查看。"两个家里的赏过皆是二十两,两个外头的皆赏过四十两。"家里的是指家生子,世代为奴的奴仆,外头的是指从外面买来的奴仆。相对于外头的,因为家里的得到了贾府更多的"恩泽",①因此丧葬费要减少一半。探春便按照家里的,给了20两银子。赵姨娘知道以后质问探春为什么如此对待自己的舅舅,把探春气得抽抽噎噎哭起来。这时平儿走来,见探春面有怒色,便在一旁垂手默侍。因探春刚刚哭过,"便有三四个小丫鬟捧了沐盆、巾帕、靶镜等物来",请探春重新盥洗打扮。这时候走来一个媳妇,说:"回奶奶、姑娘,家学里支环爷和兰哥儿一年公费。"平儿阻止道:"你忙什么!你睁着眼看见姑娘洗脸,你不出去伺候着,倒先说话。二奶奶跟前,你也这么没眼色来着?"那媳妇赶紧退了出去。探春于是对平儿说起吴新登家的来:"连吴姐姐这么个办老了事的,也不查清楚了,就来混我们。"幸亏我们问她,她竟然有脸说忘了,"我说她回你主子事也忘了再找去?我料着你主子未必有耐性儿等她去找。"

本文选自王彬《无边的风月》/商务印书馆/2015年9月

探春一面发牢骚,一面把刚才那媳妇叫进来,问她贾环与贾兰在家学里"这一年的银子,是做哪一项用的?"那媳妇回道:"一年学里吃点心或者买纸笔,每位有八两银子的使用。"听了这话,探春说:"凡爷们的使用,都是各屋里领了月钱的。环哥的是姨娘领二两,宝玉的是老太太屋里袭人领二两,兰哥儿的是大奶奶屋里领。怎么学里每人又多了这八两?原来上学去的,是为这八两银子!从今儿起把这一项蠲了。"这就是荣国府公子的月例,每月2两。那么,小姐呢?在下一回,第五十六回,探春与李纨、宝钗正在议论家务时,平儿走了进来,探春问她:

我想的事不为别的,因想着我们一月有二两月银外,丫头们又另有月钱。前儿又有人回,要我们一月所用的头油脂粉,每人又是二两。这又同刚才学里的八两一样,重重叠叠,事虽小,钱有限,看起来也不妥当。你奶奶怎么就没想到这个?

与宝玉等人一样,探春等人也是2两。除此以外,每月还有2两脂粉钱。探春认为,既然有了月例,探春称月银,丫鬟还有月钱,这脂粉钱也属于叠床架屋,是不妥当的,应该"蠲了为是"。

总结以上所述,荣国府主子,不含贾赦、贾政、贾琏、邢夫人,月例如下:

贾母、王夫人、李纨,每人20两,全年240两,三人总计720两;凤姐,3.3两,全年39.6两,约当40两;宝玉、贾环、贾兰,每人2两,全年24两,三人总计72两;迎春、探春、惜春,每人2两,全年24两,三人总计72两。以上月例总计75.3两,年例总计903.6两,约904两。

904两如果根据今之--2013年3月10日和讯白银K线,每克白银的买入价是人民币5.79元,卖出价是5.81元,折中为5.8元,以此为准进行兑换,旧制一两折合31.25克,则为人民币163,850元。这些银两,在《红楼梦》的时代,有多少购买力呢?我们不妨从大米、房屋、②奴婢,三方面进行考察。904两白银大约可以购买92吨大米;或者775平方米房子;或者90个奴婢。根据清政府公布的官价,奴婢的价格是,十岁至六十者,每口10两,如果是十岁以下,六十以上者,还到不了10两,主子与奴婢,主子与奴婢的关系,是可以量化为经济数字的。③

月例,荣国府主子的月例大抵如此。

注释

①金启孮讲述他父亲镇国公在家道败落以后,逛前门外劝业场,遇到一个旧时的仆人哭诉困苦,"父亲立刻掏出一块银元给他"。"我记得这次劝业场也没逛好,很快回了家。父亲对我们说:'这是你们曾祖父的人,现在我无力养活他,成了这样,我看着实在难过!'从此父亲神色不怡者,有数日之久。"在主人看来,是他们养活了仆人,他们应该给仆人提供生存依靠,主仆关系不能简单地用阶级斗争解读。(《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第223页。金启孮著。中华书局,2009年9月)

②乾隆十六至十八年,每石大米为1两2钱。乾隆十三年,北京内城新帘子胡同四间瓦房售价是70两,以每间15米计算,则一平米约为1.167两,折合人民币为211.52元。

③清同治《户部则例》卷四,转引自《清代奴婢制度》,第73页。韦庆远吴奇衍鲁素著。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4年12月。

相关热词搜索:我国污水处理技术获突破性进展 推动中国与世界分享污水处理技术和经验 习近平的一天如何度过?

上一篇:由《晏子春秋》感悟如何“做事”与“做人”
下一篇:忆父亲:胡耀邦的最后7天 | 欢乐你不笑,痛苦你不哭

友情链接: 新华网 光明网 中青网 中国网 人民网 法制日报 凤凰网 中国经济网 半月谈 中国政府网 央视网 中央纪委监察部 中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