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前夕,我们跟快手宿华聊了聊
2018-11-07 11:27    来源:中国经济网    点击:

编者按: 11 月 6 日晚,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前夕,快手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宿华如期到达了乌镇。 在短视频大战异常激烈的 2018 年,他已经整整一年 甚少 露面。快手保持着增长,日活超过 1.3 亿,仍稳居短视频行业双雄。但相比现状,人们更关注它的未来。
  编者按:116日晚,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前夕,快手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宿华如期到达了乌镇。

  在短视频大战异常激烈的2018年,他已经整整一年甚少露面。快手保持着增长,日活超过1.3亿,仍稳居短视频行业双雄。但相比现状,人们更关注它的未来。

  变局面前,宿华到底在如何应对新对手的追赶,商业化开启的背后又充满着哪些不为人知的考量?快手如何应对算法的双刃剑,并展望5G时代短视频的下一波机会?

  伴着岸旁的桨声船影,宿华接受了多家媒体专访,对这些问题一一作答。以下为现场干货,以飨读者。

  AI算法:坚持正确价值观才能使用好工具快手对信息茧房说不

  记者:现在人工智能非常热,大家也都在关注人工智能的算法,会不会算法的歧视或偏见,反而限制了人们的选择或者人们关注的焦点,您怎么看,或者快手在这方面有什么样的努力?

  宿华:我自己是软件工程师出身,在我看来,算法其实和木匠的锤子、斧子类似,本质上是一个工具,所以所谓偏见主要是看用工具的人怎么去用它。

  今天掌握这种工具的人通常都是软件工程师或者算法工程师,他们里面掌握好的人是懂得每个工具特点的,针对这个特点怎么去用,最后看有没有产生偏见。

  我们讲,要用正确的价值观指导算法,本质上是说用算法的人怎样更好地利用算法的特性去解决社会问题。

  记者:快手来作为大量内容的承载者,需要避免的另外一个就是信息茧房,你们对于这个问题怎么考虑?实际上确实如果只按照偏好运用人工智能来推荐,越这样信息茧房就会越严重。

  宿华:是的,信息茧房是第一代的推荐系统特别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你刚才讲的利用了用户的偏好去帮助他寻找内容的时候。

  实际上,快手作为一家AI驱动的公司,帮助一个用户找内容的并非只是用他的偏好。如果你只用他的偏好,过去被证明过他会喜欢的东西,算法会一直推荐,永远会困在一个信息茧房里面。

  快手会参照在真实世界当中一个人是怎么去探索这个世界的。每个人的兴趣有很多的随机性,你的朋友会告诉你有各种各样的信息来源。

  在快手算法里面有类似的做法:这个世界上总有很多人跟你的偏好是比较相似的,但又不完全相同,相似但不完全相同,这些人他们探索过的、发现过的、喜欢过的内容也好,方向也好,我们可以拿去给一个用户尝试,比如我作为一个用户,我喜欢踢球,我喜欢写程序,那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他们也喜欢踢球,也喜欢写程序,但他们可能还喜欢探险,因为他们有很多地方很像,但是不像的那部分我会拿过去来尝试。相当于你会有很多、有全世界无数的网友在帮你去探索这个世界。

  这个探索的效率通常比一个人去探索未知世界的效率还要更高一些,因为探索的时候人之间的天生相似性,使得他看到的新方向离你喜欢的概率是比较高的。

  你也许没有见过,也不知道,但是突然有一天你会发现有一片新的天地是你的“朋友们”帮你探索出来的,当然这个“朋友”要打一个引号,快手是自动在全世界找那些跟你有一些相似,但又不完全相同的偏好的人帮你去探索的,我觉得这是在快手里面用来突破这个信息茧房比较有效的方法。

  当然还有一个方法是给一定的随机性,就好像我们人一生当中也有很多爱好是无意中得来的,不小心看到了正确的人、正确的事,喜欢上了,然后成为一生的爱好。这些都是快手算法向善的表现。  

  谈商业化:快手社区涌现大量交易需求 短视频更能刺激购买欲望

  记者:快手近期推商业化,怎么平衡在坚守普惠价值观同时,也得让笋尖冒出来,因为后面毕竟有追兵,前面有对手。

  宿华:商业化可能是另外一套的逻辑,因为商业化本身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广告的,或者做电商的。其中有一部分人具备电商的服务能力,或者他家里刚好有开店,或者有土特产或者有果园,我们帮助他们打通商业变现的渠道。

  过去我们看到,有很多的用户在快手没有做专门商业化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快手上比如说卖自家的橘子,卖自家的海鲜,卖自家的手工艺品,在我们过去流量比较均匀的情况下,他们已经做得不错了。

  后来我们观察到他们的交易过程,通过平台的帮助可以使他们的支付、售后、发货更方便,我们通过跟其它电商平台合作,也包括一些自建的规则,使得他的交易能够更规范,这是我们今天做的比较重要的跟电商有关的商业化,它跟我们价值观和使命是不冲突的,是在已有的基础上做的。

  记者:快手公布的商业化战略,哪块会占一个大头,是广告还是带货,还是其他的?

  宿华:商业化经过很长时间的小规模尝试,是按照我们认为比较合适的节奏在做的。电商和广告商业化实际上今年刚刚开始,过去直播的商业化会更早一些。

  比如快手电商带货,是这样的逻辑:有一些商品它比较适合用视频来展示,可能是用短视频也好,直播也好去卖的方式会更好一些,有的商品未见得就适合视频去展示,可能要文字描述更好一些。

  最典型的你要卖一本书,用视频可能展示没有什么太多的优势,但是像好吃的土特产,看见鲜活的长在树上的样子,摘下来的样子,放在盘里面的样子,放在锅里面做成成品的样子,会更多的激发观看者的购买欲望。包括你出行也是,你看到美景,美景的文字描述和美景的视频,对人们去旅行的刺激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要看品类。

  但是从总体来讲,因为我们广告类和电商类、带货类是刚开始做,所以它肯定目前的比例是偏低的,但是我觉得未来会变得越来越强,因为我们看到短视频在很多品类商品里面有很强的表达能力,表现能力。好吃、好喝、好玩的东西,你是真真切切看到,你听到鸟叫虫鸣,看到云遮雾绕,看到好吃的样子,会更多激发大家的购买欲望,我对这个方向还是抱有很大信心的。

  记者:关于短视频的商业模式,包括流量变现,其实从过去来看相对是比较单一的,伴随着马上现在电商进来了,可是未来人工智能马上要上了,物联网也要上了,您觉得这些技术上的变化会对整个的短视频商业模式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宿华:从商业模式上来讲,其实你看人类历史上比较成熟的商业模式不多的,就是规模比较大的是不多的,所以这里面的单一未见的是特别大的问题,看今天全世界比较大的公司的商业模式都挺单一的。更多的是说看这个商业模式本身是不是有能力健康的发展,里面所有的参与者是不是共赢的,我觉得这是商业模式这个话题更重要的属性。

  快手大的逻辑是说,帮助每个人更好地跟世界相连,这中间有一些连接是带商业属性的,我们在帮他们的过程中,因为付出了平台的力量,因为我们的科技赋能,我们会从中分到合理的收入和利润,这是大的逻辑。

  这个逻辑其实跟现在的科技水平是要同步进化的。比如5G来临的时候,可能视频化的应用会更加无处不在,更加实时,互动性可能会更强,那时候我们对生活的记录、生活的分享、生活的改善所做出的努力,会根据技术的特点再去进化的。

  当然,那个技术来临之前,进化成什么样子我可能没有办法现在就说这么清楚,但是你能够想象的到,当5G来临的时候,短视频也好,直播也好,所能够服务的人群,服务的场景,服务的生活场景,服务的商业场景会变得更加广泛,更加深入,对这个世界带来的改变会更多。

  谈海外:蓝海市场等待挖掘 未来中国会有大量全球化企业

  记者:短视频平台都在纷纷往海外市场走,你们在中国硝烟弥漫的战场里面积攒下来的经验,对于你们今后平移到海外到底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宿华:其实你不光是看中国往海外走,你看现在互联网创业全球的格局,从技术上、产品上、运营上,方方面面,很明显是中美两国的公司更具备这个能力。

  所以在我看来,未来的世界互联网里面,中国公司会占据很大比例,我们也在努力成为其中一家。它肯定不是一家公司去出海,整个中国互联网酝酿了二十年时间,包括基础设施的成熟,人才团队的完善,很多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中国今天可能有全球最大数量的工程师群体,产品经理群体,积累了最多的应用创新的经验。

  恰好移动互联网正在让地球上更多的人变成网民,过去传统互联网时代很多国家没有覆盖到的,这个覆盖过程中有全新的机会。这不像过去传统互联网被覆盖的时候,那个年代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出海相对比较少,经验也比较少,所以基本上被欧美的公司所占据了,从早年的搜索到媒体,到社交,但是我们能看到很多新兴国家的互联网是这几年才刚刚起来的,在此之前没有互联网的基础设施。

  刚起来的过程中,中国公司会有一批,不光是看到已经做成的几家,未来会有更多公司成为其中的佼佼者,这里面在国内打拼的经验很显然是非常有帮助的。我觉得,中国人愿意为每个国家和地区去深度的思考,深度的本地化,深度的定制,这是很多欧美的公司和产品看不到的。

  记者:还有快速的反应。

  宿华:还有快速迭代的能力,那种服务的心态、合作的心态。

  记者:你们海外的情况能介绍一下吗?

  宿华:我们的海外团队是从去年底开始正式搭建的,尝试了在东南亚、俄罗斯、韩国,最近也开始在印度和印尼进行尝试,效果不错。但是团队还是刚刚起步阶段。

  记者:你们在海外是以快手为主体,还是会推出另外的产品,或者通过收购的方式进行布局?

  宿华:我们目前是都有尝试的,既有自己的尝试,也有企业合作伙伴支持他们去尝试,也有新产品的尝试,但是因为团队今年过年左右才刚刚具备规模,到现在整体还是比较早期的阶段。

  记者:我想问一个关于科创板的问题,这个概念是刚刚提出不久,对于快手来说你们会不会对科创板进行重新的研究?

  宿华:因为科创板是前天刚提出的,我们也是刚刚关注到,但是作为一家中国企业,对中国资本市场的任何变化我们都关注,接下来会仔细研究。

  谈短视频审核:快手建立四维立体审核体系 引入社会化力量解难题

  记者:今年4月,快手宣布要招3000名内容审核员,内容合规方面我们做了哪些工作,您是否会参与到这样的工作中,快手内容审核是怎么运行的,您对合规最近的思考和观察是什么样的?

  宿华:其实我是快手的第二个审核员,我们两位合伙人早期是轮流审核的,每人审一天,审到半夜,审完了才能睡觉,经过了非常艰苦的时期。

  现在当然比以前好得多,我们现在有比较完善的成建制的团队,有数千人的团队在这里面维持工作,但是解决审核的问题、合规的问题不光是靠人力。

  首先,人力要到位,要有足够多人的投入,因为有很多的判断今天还不能完全靠规则化的机器来完成。

  其次,要有一个很详细规则的制定。这个世界非常的复杂,有很多的判断标准在不同的群体里面,结论可能都不一样的。作为一个大众平台,我们会把握到一个程度能够使得大家整体的满意度最高,内容很详细。详尽而复杂的机制,那个机制也是演化的机制,不是一个固化的机制,它会持续的迭代和改进。

  第三,技术的支持,不光是有人力的投入,有机制的建设,还有技术,这里面特别是AI技术的投入。因为所有的视频如果都靠人工去做的话无法完成,延时会特别大,时间也会耗得比较长,所以我们在努力把这些人曾经审核过的积累下来的经验,一部分变成机器可以利用和理解的,使得一些有风险的内容能够被机器提前找出来。可能今天算法无法完全自动换算,但是它可以把有风险的东西提前放在那儿,让人工再去确认,它的总体效率会更高。

  举个最典型的例子,你可能看到一个视频,曾经被人判断过是违规的,出现了一个新的视频跟旧的视频不一样,但很像,这时候机器就会发挥很重要的作用,机器可以自动地说,它跟曾经出问题的某个视频非常像,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把它hold在这儿,然后让人去确认一下,再来决定这样的视频是不是放出去。另外还有一些AI可以自动做识别,做图象识别去解决一些违规的问题。

  上述这几块是在内部的,我们还干了一件事情,要利用外部的智慧,因为很多问题光关起门来自己讨论、自己思考可能是不够的,当然我们会熟读法律,熟读法规,以及跟监管部门做好的沟通。

  但是,我觉得还应该引入社会化的知识,包括各领域专家、大学教授、媒体记者等,然后把有见识的、有见地的外部人士定期请到快手来探讨短视频内容伦理;快手也有网上的工具交给专家学者投票决定,有一些东西我们很难判断清楚、产生争议的,会让这些专家、学者代表社会的认知去帮助我们做一些判断。

  所以内部、外部、技术、人工是一个综合的系统,确实花了挺长时间去搭建,早期可能更多依靠人力,包括我自己的力量,中期更多靠技术的力量,我们到最近开始引入社会化的力量一起来解决问题。

  记者:这中间会不会面临一刀切的难题,一刀切但又不能误伤到一些好人,这中间现在有一个比较好的平衡吗?

  宿华:对,你问的确实是个挺艰难的问题。对内容,特别是视频内容的判断难度是非常大的,因为很多的内容可以偏左点偏右一点的判断,我们目前是尽量让所有的规则能够被人理解。我可能无法完全杜绝说每一个被删除的视频,所有人都认为它应该删除。

  记者:我可以理解,技术先筛一遍,把肯定不靠谱的筛出去再留给人工。

  宿华:对,技术更多解的是那些相对比较显著的问题,最终的判断其实还是人来判断的,就是判断本身是人在做的。最典型的是画面里面出现了一只猫头鹰,请问这个猫头鹰是不是保护动物的品类猫头鹰还是普通的猫头鹰,就是这件事情有的时候,或者猫头鹰受伤了,旁边的人是在救治它还是没有救治它,这种事情很多时候今天是要人才能够清楚的判断。

  记者:这也不是一般的人能判断出来的?

  宿华:有时候我们就要交给专家,要找相应的专家去做这样的判断。

  记者:真的严格审核的话,就是流量越大,成本越大,烦恼越大。

  宿华:这是应该做的,平台越大,责任越大。

  谈竞品:用户注意力争夺遍布全行业快手坚持赋能个体使命

  记者:关于短视频的行业格局,您觉得快手和抖音现在是不是正面交锋已经开始,包括BAT也开始围这个城了?

  宿华:实际上,我们去看互联网里面的竞争它并不只是在同品类里面竞争,大家可能都在争夺用户的注意力,对于一个用户来讲,当他有一段时间想要去探索这个世界的时候,他可能面对很多的选择,不光是短视频,他也有可能看新闻,也有可能是到社区里面看看朋友们在干什么,所以我们看到的竞争是长期存在,不管有没有抖音或者不管有没有快手,每一个产品都在跟这个世界上所有其他的探索世界的产品相互竞争。

  记者:你更愿意把它理解为泛大流量的战争,跟产品形态没关系?

  宿华:跟产品形态的关系相对较弱,反而更大流量、更大范围的竞争会更重要一些。从我们自身角度来讲,因为快手是一个使命驱动,的公司,就是我们是先有使命然后再去找解决方案,不是说看到一个方案不错,看它能做什么。从我们使命来讲,我们希望提升每个人的幸福感,希望用科技的力量能够让更多的人体会到这个世界的善意,能够更好探索这个世界,感知这个世界,也能够更好地被这个世界所感知和认识,这是已经非常清晰定义的使命。

  所以,当我们在做的时候,很明显希望让流量、让注意力能够洒到更多用户身上,就是在我们眼里,注意力作为一种资源、一种能量,我更希望它像阳光一样洒到更多人身上,不希望它像聚光灯一样只聚在少数人身上。

  记者:如何评价快手和抖音气质不同的问题?

  宿华:同行我不方便评价,快手是非常坚定的,我们希望赋能每个个体。比如我自己是工程师,我们懂算法这样的工具,我们懂算法的力量,我觉得我更应该让AI算法的力量被每一个不懂这种力量的人所享受到,让每个普通人在这个时代,因为人工智能的进展,他们能够更好地跟世界连接。

 我们更多关注个体,并不区分这个个体身处何方,他不管是在一个偏远的山村里面还是在大都市里面,只要他愿意,我们都希望用科技的力量帮助到他,跟世界更好地相连,包括他去观察这个世界,探索这个世界,也包括让这个世界看到他,探索到他。

  5G时代展望:短视频实时高清互动成为可能快手会走在前列

  记者:当5G来临的时候,短视频还能做些什么事情,包括快手。

  宿华:首先手机5G的特点是叫高带宽低延迟,高带宽是意味着视频的清晰程度,视频的上传,观看视频的资费会非常低,清晰程度会非常高,连接的延迟是实时的话大家互动可以变得更加的实时。

  比如说,十年前大家说互联网教育,那个时候互联网教育是很不发达的,很多公司做互联网教育可能做了十年,还没有看到很好的进展,但是为什么最近几年互联网教育里面,你可以看到有教英语的,也教数学的,变得好多,我经常碰到朋友的小孩在网上学英语,网上学数学,有很多知名的公司这方面做得非常不错。

  原因特别简单,就是因为我们在4G时代的延迟,网络的带宽和延迟已经使得互联网教育的体验可以突破教育这个场景所需要的体验的临界点了。

  如果5G来临,能够让更多场景突破临界点。举个比较细微的例子,比如我的表弟在修手机,他想要学习修手机的时候,他要跑到我们市里面去专门报一个班跟他的师傅去学,如果在5G的情况下,不是网上学英语了,你可以学习修手机,因为他要更细地去看那个镊子怎么去操作一个小小的电容,一个小小的芯片,5G的情况下会让这个场景成为现实。

  那些需要许多细节的高清视频,很实时的互动的那些交互的场景,今天还看不见,但是5G来临就有可能都行了。那时候大家提起互联网教育,大家脑子没有想到,未见的是英语,未见的是数学,可能所有可学的东西都在互联网上。

  这块快手今天也有在尝试,我们叫快手课堂,课堂里面可以看到有人教你怎么种庄稼,看到庄稼上细细的叶片上的纹理出现了什么问题,代表了病虫害,怎么剪苞米上的穗子,剪了之后苞米会长得更好,这个需要更高清的视频,需要在户外无处不在、高速的、高清的、低成本的、实时互动的连接,我觉得5G时代是有大量的这种可能性的,我们会在这个方向上持续尝试,当连接到来的时候,我相信快手应该是走在前面的。

相关热词搜索: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法治面孔” 国家大剧院首次制作歌剧《唐璜》 人民网评:倡导互信共治,乌镇大会将大展作为 人民网评:进博会,向世界学习的机会

上一篇:沪港大学联盟在复旦成立
下一篇:1.05亿美元罚款填不上那些伪科学的坑

友情链接: 新华网 光明网 中青网 中国网 人民网 法制日报 凤凰网 中国经济网 半月谈 中国政府网 央视网 中央纪委监察部 中新网